第四百四十二章、進入


小說:大宋捕神  作者:墨衣樓主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大宋捕神 http://www.278186.buzz/read/174788.html 全文閱讀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  “這太不可思議了!
  聶烽心中震撼無比。
  捕神劉天圣。
  可以說是他親手創建了六扇門今日的輝煌。
  他的修為放到如今,或許不能與穆長生等人相媲美,可若論貢獻沒一人比得上他。
  六扇門如今的賞罰制度,還有捕快的等級,以及所有的一切,都是他一手締造。
  就是六扇門如今能得天子信任,也與他有著莫大的關系。
  他當初可是太祖皇帝的義子。
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他的地位與王爺無異,甚至比普通王爺的地位還要高的多。
  不過當年他在戰場上受了重傷,傷及了本源之氣,本來以他的修為足以輕松突破入神,可惜最后不到百歲就撒手人間。
  當初是神宗皇帝在朝。
  他親自下旨,讓自己這位義兄葬入皇陵,很多人都親眼目睹,若是說別人有可能假死,但劉天圣在那么多神醫的注視下,怎么可能會假死。
  “總捕頭,劉……那封信上說了些什么?”
  聶烽問道。
  對方不管是不是劉天圣,既然將信函發了過來,就說明他肯定是有事情。
  “你自己看吧!
  顧飛仙翻開身前桌案上的書,拿出了一片紅色的葉子。
  “這就是信?”
  聶烽有些驚訝的問道。
  “這就是信!”
  顧飛仙點點頭。
  “這是什么葉子?”
  聶烽接過紅葉,卻發現這枚紅葉他原先從來沒有見過,紅艷似火,仿佛蘊含著生命。
  “不知道!
  顧飛仙道:“這枚葉子是峨眉劍派的高手送過來的,他說是個神秘人交給他的!
  聶烽仔細看了看上面的自己,好像是用鮮血書寫而成,所以在紅葉上并不明顯。
  “長……平……古戰場!”
  聶烽瞇著眼睛辨認了一下上面的自己,頓時驚叫出聲。
  “不錯!
  顧飛仙點頭道:“上面只寫了這幾個字,所以……”
  “您想讓我過去一探究竟?”
  聶烽問道。
  “嗯!
  顧飛仙點點頭,“現在京城的事情太多,我和乘風根本無法脫身,禁地內的那些高手也各有職責,讓其他人趕過來浪費時間,所以現在只能辛苦你一趟了!
  “職責所在,何勞辛苦!
  聶烽想了一下。
  又將自己回來的事情對顧飛仙說了出來。
  “我也發現了這個問題,最近朝堂之上也有些不穩,而且很多重臣在下朝,或者是回家的時候,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襲擊,所以我們才離不開,就連那天太子妃外出回東宮,都差點被歹人所殺,好在葉太保恰巧路過那里,將她解救了下來!
  “不過現在還不能大張旗鼓的查,只能在暗中下功夫,希望能有所收獲!
  顧飛仙道:“你此去煉獄谷的時候,萬事都要小心行事,不求探出什么究竟,只需要探明大概情況就行,煉獄谷下的那個秘境最好也不要進去!
  “為什么?”
  聶烽道:“如果真有秘境的話,說不定進去還能得到些東西,對提升我們的實力也有好處!
  “那處秘境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,就算是入神高手也有死在在里面的可能性,探子昨天來報,里面已經陷進去了五個入神高手了,其中就有神劍山莊的人,據說只要踏進那處秘境,功力好像就會被禁錮住,修為越高禁錮的越厲害,反倒是后天境界和先天境界的武者受到影響最小!
  “還有這么怪的地方?”
  聶烽點頭道:“總捕頭放心,我會見機行事!
  “那就好!
  …………
  聶烽在六扇門休養了兩天。
  期間接到了蕭無名的一封信,他也回了一封信,不過他并沒有說自己即將要去煉獄谷的事情,只說自己最近在閉關修煉,準備突破九陽神功。
  第三天后。
  聶烽就起身趕往了煉獄谷。
  煉獄谷的在山西地區。
  聶烽沿途走了三天才趕到山西。
  大同府。
  聶烽找到了陳家老店。
  當初還是溫如玉告訴他,這間看似普通的陳家老店,就是夜叉門設立在山西的聯絡點,表面以客棧作為掩護,實際上則是接受各種暗花的地方,當然也接待普通客人,只不過還有一套特有的黑話而已。
  聶烽不懂得那些暗語,但是也不妨礙他成為座上賓。
  走進陳家老店。
  跑堂的立刻就迎了上來。
  “客官從哪里來?”
  “從來處來!
  跑堂的一怔,又笑著問道:
  “從山上來還是水上來?”
  “非山非水!
  聶烽笑道:“你也不用試探我了,這東西你認識吧?”
  說著,聶烽拿出當日溫如玉給他的令牌。
  看到這枚夜叉令之后,跑堂的臉色驟變,非?蜌獾膶⒙櫡橛诉M去,安排到后堂,然后道:“客官,您暫且稍候,我去叫我們管事的!
  跑堂的向后面跑過去。
  不多時,
  一個聲音在背后傳來。
  “是哪位貴客手持夜叉令前來,貧僧法慧恭候大駕!”
  聶烽一聽對方自報家門,當時就笑了出來,這世界可是真小,竟然又遇見可了老熟人。
  “法慧大和尚,可還認識我?”
  聶烽轉過身,看著身后那個枯瘦的和尚,笑呵呵的開口問道。
  “彌陀佛……”
  法慧看到來人是聶烽,驚得連佛號都沒念完整。
  “聶,聶施主?”
  “怎么?才一年不見,大和尚就不認識我了?”
  聶烽過去笑道。
  “聶大人威名遠播,卻不想今日來到了這里,貧僧心中是萬分驚訝,不知聶大人來此有何貴干?”
  這可不是法慧和尚太過警惕,而是聶烽的身份太嚇人,大宋朝的天級捕頭,可以說就是他們這些殺手的克星,而且武功還那么強,萬一他是過來抓人,就憑他怎么可能抵擋的料。
  “放心,放心,別緊張!甭櫡榈溃骸拔液湍銈冮T主老朋友,我是不會對你們怎么樣的!
  見聶烽神情不似作偽,法慧和尚才松了一口氣,對那個跑堂的擺擺手,接著道:“聶大人請跟我來,咱們后邊說話!
  來到后院靜室。
  法慧大和尚燃起一路檀香,然后又親手烹制了一壺茶。
  之后,
  才說道:“聶大人此次來,想必是為了煉獄谷而來吧!
  “不錯!
  聶烽端起茶杯輕抿一口。
  “大和尚烹的茶確實不錯!
  法慧不以為然的笑了笑,道:“這還都是拜聶大人所賜,上次你將我打傷之后,養傷的期間無法練功,虛無子那牛鼻子就專門教我烹茶,說是修身養性,長時間下來我倒是習慣了!
  “那你確實應該謝謝我,若不是磨掉了你體內的戾氣,怕是你的修為也不會進展這么快!
  法慧大和尚的修為,現在已經到了半步入神境,進步不可謂不快。
  “確實,我的確要感謝聶大人!
  法慧的言語間并無怨恨,反而透著幾分真誠。
  本來他當初就是受邀去殺聶烽,殺人者人亦殺之,也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。
  “不過聶大人如果要去煉獄谷的話,我建議大人還是在外圍看看熱鬧就好,千萬不要進入那勞什子秘境之內!狈ɑ酆蜕薪又。
  “怎么?那處秘境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嗎?”
  法慧和尚點點頭,道:“那鬼地方怪得很,修為越高的人進去,就會被壓制的越厲害,反倒是那些修為低下的人,進去沒有什么異常!
  “最近折進去的入神高手已經超過十個了,其中不乏那些頂尖高手,像神劍山莊的胡雷,還有昆侖的玉陽真人,以及十二連環塢的七寨主,他們都死在了里面,諷刺的是殺他們的人只是先天武者,胡雷那家伙本來就鼻孔朝天長,竟然死在了一個名不經傳的后天武者手里!
  “死的可以說是冤枉到家了!
  法慧和尚一邊說著,一邊搖頭。
  聶烽聽了之后也皺起眉頭,他沒想到那煉獄谷竟然會如此詭異。
  神劍山莊胡雷,那可是狂雷劍訣的傳承人,上一代的護劍使之一,在通天榜上排名第二十四,要是換做平常,他哼口氣都能震死后天武者,現在卻死在了他們手里。
  還有昆侖玉陽子,那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,大青陽掌更是威震武林,通天榜排名第十八。
  十二連環塢的七債主,一身橫練已經到了最高境界,就算是破甲箭只要不攻擊眼睛,也傷害不了他,卻沒想到死在了先天武者手里。
  “而且我聽說,前幾天又進去了一批人,但是活著出來的只有三個,出來之后又死了兩個,剩下的那個也被嚇瘋了!
  “嚇瘋了?”
  聶烽心中越發不解。
  但凡是練有所成的武者,心智大都是頂尖之屬,若沒有大毅力,大堅持,也難以在武道之路走下去,可就是這種人竟然被活生生的嚇瘋了,要是傳出去未免太匪夷所思了。
  “你們門主呢?”
  聶烽突然問道。
  “不知道!狈ɑ酆蜕袚u頭道:“自從上次回來之后,門主他就突然間失蹤了,怎么也聯系不到他,我懷疑是溫家的人把他扣起來了!
  “溫家?”
  聶烽心神微轉,道:“你們繼續派人去找,等這邊的事情結束后,我親自去趟溫家,看看溫如玉到底是不是被他們扣起來了!
  “那就多謝聶大人了!
  法慧和尚聞言,眼睛頓時一亮。
  …………
  煉獄谷。
  從高空向下俯瞰而去,形狀與碗差不多少,中間是凹陷下去的盆地,四周皆是陡峭的山谷,當年白起坑殺趙軍的時候,就是在這片盆地之上,現在這片盆地還是寸草不生,山谷也是血色皚皚。
  不過最近這斷日子,山谷之上已經圍滿了人,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對面山壁的裂縫之上,五彩光芒從其中若隱若現,但是周圍看熱鬧的人多,敢進去的卻沒有幾個。
  偶爾進去幾個,也如泥牛入海般一去不回。
  聶烽站在山谷的高處,看著那個裂縫,方才進去的兩個人他都認識,乃是在六扇門掛了名的大盜,修為只有凝罡境。
  而且他還發現,但凡是敢進入其中的人,修為就沒有超過天人境的武者。
  聶烽正在琢磨,自己要不要進去看看。
  他倒是不擔心什么。
  就算里面真有禁制封了他的內力,可他肉身的力量也堪比入神高手,足以在里面橫行無忌,退一步講,哪怕里面有天命境界的存在,他也不用畏懼。
  他的識海中還寄存著命天君的三道刀意。
  命天君可是頂尖的天命大能,他的三道刀意,縱觀上古到現在,能擋住的人絕對不多。
  想到這里,聶烽心中就安穩了一些。
  既然來都來了,若是不探個究竟豈不可惜?
  身形閃動。
  周圍眾人就看到一道烏云向山谷裂縫而去。
  “是入神境的前輩!”
  “那好像是流云步法,六扇門的高手來了!”
  “可惜,又一個入神高手即將身亡!
  眾人說什么的都有。
  有的佩服聶烽的勇氣。
  有的對此十分不屑。
  亦有人對他感到惋惜。
  聶烽身形在裂縫前站定,刺目的五色光華讓人看不清后面有什么東西。
  不過就在聶烽踏入五色光芒之后,身上悠然一沉,他發現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,封鎖住了他的丹田,根本無法動用丹田的內力。
  不過識海中到可以自由控制。
  聶烽這就放心了,只要那三道刀氣隨時能應用出來,他就不懼一切為難,他這才有功夫打量起四周,滾滾熱氣撲面而來。
  那道五色光芒仿佛將空間隔絕,他似乎來到了傳說中的真正煉獄,又好像來到了地心之中,放眼所及之處盡是赤紅色的巖漿,咕嘟嘟的冒著大泡,只有一條狹長的小路,橫架在巖漿之上,可以容人通過。
  聶烽腳步輕探,巖漿并沒有發生什么異常。
  直到他順利的走過這條下路,也沒有發生怪異的事情。
  開始的時候,他還以為巖漿中會有東西偷襲,看來還是他多想了。
  “又來一個!
  走過小路。
  一個陰森的聲音傳來。
  聶烽循聲看去,只見一個凝罡境的武者,手中提著刀從黑暗中走出。
  “前輩,你是自己束手待斃,還是讓晚輩動手?”
  這個武者獰笑著看向聶烽。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大宋捕神最新章節 http://www.278186.buzz/read/174788.html ,歡迎收藏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