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:隨貧道一起進去降妖除魔吧!


小說:我真不是大惡人  作者:袁三改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我真不是大惡人 http://www.278186.buzz/read/173618.html 全文閱讀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  胖子王成沖上樓去。
  無極圣教眾人也不遲疑,紛紛跟上步伐。
  大和尚早已經將一路阻礙全部處理掉,現在道路暢通無阻,眾人非?毂銇淼搅说谌畬。
  行走在佛塔第三十層,眾人已經感受到三十二層傳來的詭異氣氛。
  第三十二層,連連響起野獸般的咆哮。
  這野獸般的咆哮似虎豹,但又似人之將死之前歇斯底里般的嘶吼。
  無極圣教眾人渾身一顫。
  北地槍王說道:“沒想到這些域外天魔這么兇狠,我已經察覺到那股可怕的氣勢,這些域外天魔,所施展出來的力量,絕對不會低于一流境界,也就是說,一流境界以下的武者,面對它們只會是十死無生的局面!
  北地槍王語氣沉重,讓在場圣教子弟聽起來都感到非常的擔憂。
  獨孤絕語氣冰冷,說道:“即使對方是宗師境界又如何?我等圣教子弟,從來沒有出現過貪生怕死之輩。我不管其他人怎么想,今日,我非要跟域外天魔斗個高低不可!
  江梅盛、杜竹青也說道:“獨孤師兄所言極是,我等身為無極圣教的弟子,沒有理由退縮,而且,我們骨子里的驕傲,不允許我們退縮!”
  江梅盛、杜竹青也是傲氣凌然的人。
  有一便有二。
  很快,無極圣教之中的弟子紛紛發聲,表示自己不愿意做縮頭烏龜。
  這時,眾人將目光齊齊看向莫笑璇。
  他們倒也罷了,可是莫笑璇乃是教主之女,是無極圣教的圣女,圣女可不能在這里出什么差池。
  莫笑璇輕笑一聲,而后緩緩搖頭。
  莫笑璇說道:“圣女也是無極圣教之中的一份子,況且,圣女也是普通人,并沒有什么特權,更沒有什么生命尊貴的說法,今夜一戰,我理應留下來!
  北地槍王深深的看了莫笑璇一眼,正欲說什么,卻讓幻夜琴王打斷。
  幻夜琴王說道:“圣女當真不后悔?”
  莫笑璇認真點頭。
  大和尚輕誦佛號,他沒有想到,無極圣教中的人,竟然沒有一個貪生怕死之徒。
  在寧國武林之中,無極圣教可是讓人稱之為魔教的。
  魔教中人,自然是什么事情都能夠干得出來。
  可是今日,他們刷新了大和尚的認知。
  圣教、魔教又有什么分別呢?
  不都是一個稱呼而已嗎?
  大和尚的心境隱隱中發生變化,佛心更加堅定起來,許多在修行佛法之中遇到的困難,也全部煙消云散,視野豁然開朗。
  “阿彌陀佛,沒曾想諸位施主竟然愿意為此奉獻出自己的生命,貧僧實在是感激不盡!贝蠛蜕姓f道:“天竺國的百姓…有救了!
  大和尚眼眶微微泛紅。
  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擺擺手,示意大和尚不必如此。
  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將眼神看向太一觀道長、楊正義、玉傾城、潘從從四人。
  太一觀道長率先反應過來,說道:“貧道本就是肩負著降妖除魔的己任而來,如今魔頭就在眼前,當然不會退卻!
  楊正義、玉傾城對視一笑,說道:“我們二人也愿意出一份力!
  楊正義笑道:“主要是老子看它們不爽很久了!
  潘從從瞅了瞅站在身旁的胖子,胖子的身材高大,異?,現在胖子渾身上下充滿斗意,要不是兩位天王非得攔下他,他早就沖上三十二層去了。
  潘從從說道:“王哥哥去哪,我就去哪!
  王成虎軀一震,垂下頭,只看到潘從從嬌羞的臉頰。
  北地槍王將所有人都詢問一番,發現今夜并沒有想要逃避的人,頓時心中感到一陣溫暖,誰說人間沒有真情,現在這不就是一種戰友情嗎?
  北地槍王說道:“好,看來大家都是非常熱血的男兒,大家放心,有我在,即使域外天魔再強悍,也要過了我這一關再說,至于其他的蟹兵蟹將,就全部交給大家練練手了!
  眾人齊齊點頭,道了一聲好。
  此刻,第三十二層傳來異響。
  三十二層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響,好似有人正在樓上重重的踩踏地板。
  緊接著,又察覺到刀氣與刀意。
  刀氣與刀意出現,瞬間將在場所有人的心都揪起來,這種境界的刀氣與刀意,只有獨臂刀王可以施展得出來,其他人都沒有這個實力。
  下一刻,又察覺到劍氣與劍意。
  隔著一層樓,眾人都能夠體會到那可怕的血腥味。
  宋終的劍殺性最強,最為剛烈。
  并且宋終性格偏向于心狠手辣,要么便不出手,要么便直接把對方搞死。
  因此,宋終的劍意已經釋放出來,眾人都能夠體會得到。
  在場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,第三十二層傳來打斗聲音,他們必定是在對域外天魔出手,也不知道是域外天魔更強,還是他們的武功更高。
  眾人面面相覷,心知今日已經不能夠再等待下去,打定主意,眾人紛紛上樓。
  第三十一層,也是沒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,而當眾人踏足第三十二層的樓梯口時,眾人便嗅到了第三十二層的血腥味。
  這種血腥味并不是宋終的血色利劍所釋放,而是第三十二層,本身就擁有一種濃郁的血腥味。
  這應該是第三十二層經過一場激烈的戰斗以后,留下的鮮血。
  當鮮血蔓延在第三十二層,將三十二層地面都染紅,并且深深沁入地板之中,便會有這種濃郁的血腥味。
  在場眾人都有些不自在。
  大部分人都是無極圣教弟子,被寧國武林稱之為魔教大惡人,但實際上他們殺過的人并不多,也就兩位堂主,兩位天王手底下的人命比較多,其余弟子則是初出茅廬,連宋終、王成都比不過。
  要知道,宋終可是直接屠殺秦家上百號人。
  并且還有覆滅黑風寨的壯舉,單單是這兩樣事跡,宋終便已經能夠將他們甩飛很遠。
  不過,哪怕是宋終這種經歷過風浪的人,在踏足第三十二層之后,都免不了頭皮發麻。
  北地槍王提著槍,走在最前面。
  幻夜琴王、付琴生二人抱著琴緊隨其后。
  太一觀道長施展金光,驅散黑暗。
  玄武堂謝取深已經將盾牌提在手中,只要情況不對勁,立馬會祭出盾牌,用盾牌抵擋對方的攻擊。
  朱雀堂朱語柔不緊不慢的抽著煙,吞云吐霧,但是卻沒有昔日那種輕松的感覺,取而代之的是緊鎖的秀眉。
  后邊跟著的便是莫笑璇、王成、楊正義、玉傾城、潘從從等人。
  而再后邊,則是圣教一眾弟子。
  眾弟子早已經將各自的兵器握在手中,并且打起十二分警惕性。
  大和尚走在人群最后邊,輕輕念誦佛號。
  當佛號響起在眾人耳畔,眾人都感覺到寧靜。
  這種寧靜最是讓人感到舒服。
  身為武者,無論是在什么時候,心態都不能亂。
  一旦心態亂了,那么便容易失敗。
  而在寧國之中的失敗,通常只有一種,那便是死亡。
  誰都不愿死,只有保持良好心態,才能夠發揮出自己的真正實力。
  不知從何而起的大風,瘋狂的吹動著第三十二層的大門。壹號
  第三十二層的大門之上,貼滿各種佛咒,這些佛咒,都是用鮮血寫成。
  北地槍王心中震驚,他一眼就看出,這些鮮血乃是人血。
  北地槍王行走江湖多年,對于人血的分辨,自然有一定的經驗。
  轉念一想,北地槍王心中驚訝更甚。
  這些封印上的鮮血,應該是此處佛塔的和尚們的鮮血。
  北地槍王雙眼之中,立即多出幾分嚴肅的目光。
  對于奉獻自己的生命的人,北地槍王向來都非常的尊敬。
  幻夜琴王眉頭一皺,感到事情并不簡單。
  這時候,第三十二層大門里面,時不時傳出來駭人的殺意。
  這殺意幾乎凝聚成實質,好似殺意都能夠殺人一般,實在是讓人感到驚恐,讓人感到絕望。
  而這殺意,分明便是獨臂刀王所施展。
  同為無極圣教四大天王,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對于獨臂刀王的殺意,非常的了解。
  獨臂刀王的殺意一經施展,他們二人便能夠感覺出來。
  現如今,他們二人臉上充滿震驚之色。
  獨臂刀王很少全力出手。
  哪怕是當時在蘇圩縣對陣大刀門徐坊、清玄道觀的成道子、三塘鏢局的王玉、遠青門的王不同,獨臂刀王都沒有真正的全力以赴。
  而今夜,獨臂刀王已經將自己最可怕最可怕的殺意釋放出來。
  獨臂刀王,打算與域外天魔不死不休!
  忽然之間,呼嘯風聲傳來。
  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迅速施展內力,內力頓時涌出,立即出現在二人身前,形成一道屏障,這道屏障,成為保護二人的盾牌。
  下一刻便看到一抹劍光撕裂大門,猛然將大門砍成兩半,上半截大門掉落在地上,發出“嘭”一聲響,而,那道撕裂大門的劍光,卻勢如破竹,一路挺進,毫不停歇。
  “轟!”
  整個地面都在顫抖!
  那抹劍光,惡狠狠的撞在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施展出來的屏障之上。
  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雙眼之中,充滿驚訝。
  沒想到短短半夜不見,宋終的武功再一次水漲船高。
  此次,宋終的成長表現在內力、劍意之上。
  適才宋終那一劍的劍光呈血紅色,血紅色出現在黑暗之中,最是扎眼,而這種扎眼的劍光,最是可怕,以致于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都不得不施展內力,將內力凝聚成屏障,阻擋在自己身前。
  其實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身為宗師境界的頂尖高手是不可能被宋終誤傷到的,畢竟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的反應能力還在。
  關鍵是,北地槍王、幻夜琴王能夠擋住這劍光,而身后的無極圣教弟子們不可以。
  這劍光,已經遠遠超出那群弟子的能力。
  玄武堂謝取深問道:“這殺意非常熟悉,莫非是…”
  朱雀堂朱語柔說道:“如果沒有錯的話,必然是宋終的劍了,只不過讓我不敢相信的是,宋終的成長竟然這么快捷!
  莫笑璇可以從兩位堂主的語氣之中,聽出言外之意。
  玄武堂謝取深、朱雀堂朱語柔多半都在思考,宋終現在是不是連他們也超過了。
  莫笑璇自顧自的說道:“剛下山時,宋終的武功不過是二流巔峰,沒想到短短時日,宋終便已經遠超我良多,我已經打不過宋終了!
  莫笑璇的語氣里帶著三分欣喜,三分落寞,四分期待。
  欣喜的是,她欣賞的人越來越強,正在朝著更加優秀的道路走。
  落寞的是,她欣賞的人已經甩開她良多,這讓她不得不努力。
  期待的是,她欣賞的人現在到底是何等實力,她能否能接下他的劍?
  莫笑璇眼眸里充滿復雜的情緒。
  王成大笑:“我就知道我哥吉人自有天相,不僅沒有出任何事情,并且還能夠從中獲得成長!
  莫笑璇眉頭一皺,總覺得王成那句吉人自有天相用的不是很妙。
  楊正義喃喃自語:“宋兄的劍法,已經達到一流巔峰的境界,若是不比內力渾厚,單比劍法,我恐怕不如他!
  玉傾城雙眸中擁有期待之意。
  宋終現在的實力,真是讓人期待呢。
  至于丁不敗、何東來這些無極圣教的弟子們,心中更是驚訝,他們甚至覺得宋終是不是偷偷吃了什么仙丹妙藥,這才將實力提升得飛快。
  但之后,丁不敗與何東來便知道,這世間或許有妖魔,但卻不會有什么仙丹妙藥。
  想來,這都是宋終努力使然。
  太一觀道長說道:“福生無量天尊,宋兄弟現在恐怕陷入了混戰之中,諸位不要再等,隨貧道一起進去降妖除魔吧!”
  太一觀道長的聲音雖然不響,但卻讓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,由此可見太一觀道長對于自身內力的掌控,極其的精細。
  既要做到讓眾人聽見,又要做到不揮霍內力,如此精細的掌控力,在場眾人都找不出多少人來。
  太一觀道長的話語,驚醒了眾人。
  眾人紛紛舉起兵器來,神情肅穆的看著三十二層里的大廳。
  大廳大門都已經斷了一半,自然是讓眾人看到許多令人難以忘懷的畫面。
  大廳里,滿地都是尸骸,滿地都是鮮血。
  尸臭的氣息彌漫開來,還有許多蒼蠅蚊子在尸體周圍飛翔。
  而獨臂刀王、肖以文、宋終三人則是在于一團團黑氣交手。
  他們三人完全沒有顧及地面上的尸體,只管著自己出手對付域外天魔。
  而他們三人更沒有注意到,他們的援軍已經抵達戰場。
  北地槍王揮動長槍,長槍急刺而出,宛若出海蛟龍般,猛地將身前另一塊大門擊潰。
  木屑紛飛,化作點點星光,降落在地面之上。
  北地槍王振聲道:“刀王、肖堂主、宋師侄,三位切莫驚慌,我等前來相助!”
  幻夜琴王、付琴生沒有遲疑,當即便開始彈奏樂譜。
  這一次師徒二人彈奏的樂譜是“送葬曲”!
  “送葬曲”,曲風詭異多變,讓人聽了只覺得煩躁,抑郁。
  太一觀道長不甘落于人后,施展金光,一步步靠近大廳。
  大廳里的三人已然聽到他們的聲音,但是卻沒有機會掙脫域外天魔的圍攻看向他們。
  “唰唰唰!”
  大廳內,獨臂刀王連連揮刀,砍中幾團黑氣,黑氣瞬間四分五裂,但是下一刻便又繼續重合在一起。
  “咚!咚!”
  肖以文的武功比較簡單粗暴,揮動起朱紅色的棺材,而后打開棺材蓋,將那些黑氣全部裝進棺材蓋里。
  肖以文的棺材,已經是經過太一觀道長的洗禮,已經擁有降妖除魔的能力,只要將妖魔裝進棺材里,合上棺材蓋以后,便再也沒有妖魔能夠活下來。
  “砰砰砰!”
  棺材里發出撞擊聲,這是域外天魔幻化出來的黑氣,已經開始發飆。
  宋終的招數比較簡單粗暴。
  宋終施展血色利劍,或刺,或扎,或挑,或撩,或削,或劈,或砍,各種簡單的招數,信手拈來。
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! 我真不是大惡人最新章節 http://www.278186.buzz/read/173618.html ,歡迎收藏!求小說網,有求必應!
GPK钱龙捕鱼涨分技巧